国产圈相关

【江周】仲夏夜

   

·全职高手同人

·江波涛X周泽楷

·已完

·愿赌服输,交个定金

·谢谢大家的祝zu福zhou你们成功了



“啊啊啊啊!!!!!”

一声惨叫看看划破夜空。


“啪。”灯被按亮了。电视机上的画面停留在女鬼出现的那一幕。

“哈哈哈哈孙翔你怎么这么没用!”吕泊远拍桌狂笑。

“靠!”孙翔愤怒地涨红了脸,“有人掐我!!”

“谁掐你啊?”

“没有啊。”

“你搞错了吧?”

几个轮回成员莫名其妙地互相看看,最后一致摊手,“你搞错了。”

“不可能!真的有人掐我!”孙翔抬起胳膊给他们看,“印子都掐出来了!”

吴启凑过来看了一眼,“我去,真的啊!下手好狠啊!”孙翔的手臂上赫然是四道深深的红印。

方明华一脸疑惑,“可是谁掐的?没人动手吧?”

“没有没有。”所有人一起摇头。

“难道是……”杜明突然瞪大了眼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女鬼!”

“去去去!”孙翔瞪他。

“兄弟,今晚你有艳遇了。”吴启深沉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

“好了别闹了。”江波涛一脸无奈地叫停了这场闹剧,“电影还看不看了?”

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从夏休加练变成大家一起讲故事活动,又变成鬼故事座谈会,最后进化到一起看鬼片的过程已经说不清了。

提供影碟的轮回队长非常无辜地看着闹成一团的队员,在做了一个几乎没人看到的手势示意之后,啪嗒一声关上了灯。


“呜啊!!!”

这次不是一声惨叫了,而是一片鬼哭狼嚎。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灯光重新亮了起来。

“搞毛线!”孙翔心有余悸,“全黑了啊刚才!”

“放映机好像坏掉了。”方明华走过去调试了一下,“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不是吧!”吕泊远嘀咕着,“片儿才刚看了一半呢。”

“我听说过,”杜明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嗓音,“寄身在影碟上的怨灵找到了新的宿主……”

吴启和吕泊远一致将若有所悟的目光投向孙翔。

“你们干嘛!”被集火的孙翔感到背上一阵恶寒,不由得大声抗议。

“没什么……”对面三人纷纷转开目光。

这也太假了吧……旁观了这一切的副队长默默地捂住了脸。

被无视了很久的周泽楷轻轻咳嗽了一声,总算及时挽回了队友们的注意力,“……不看了?”他小声问。

江波涛看了看剩下几位,最终摇了摇头,“算了,今天就这样吧。明早把放映机拿去修修,复盘还要用呢。”

周泽楷点点头。


副队发话,队长也点头了,轮回队员顿时一哄而散,走廊上不时可以听到笑闹的声音。

江波涛在寝室门口和周泽楷互道了晚安,目送着对方进屋,然后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呼……”劳累一天的副队长长出一口气,将队服甩在椅背上。

洗漱,冲澡,换睡衣。江波涛心情很好地翻了翻日历,躺到床上准备熄灯。

……

……好吧。

他拧开了灯重新坐起来。

大多数情况下恐怖片总有一个滞后效果。在看电影的时候很多人并不觉得哪里恐怖,但在看完电影之后,遇到类似的场景时丰富的联想力却会带来意料之外的惊吓效果。

特别是一部没看完的恐怖片。

江波涛觉得自己真是一个联想力丰富的人。

想想刚才杜明他们跟孙翔开的那个玩笑。江波涛对自己说。

他试图通过回想他们拙劣的恶搞来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很可惜,他回想起了电影里没有脸的女鬼一爪子伸出来的场景。

“太糟糕了吧,要相信科学啊。”但其实谁都知道怕鬼和相信科学这两者没有任何必然性联系。



这样自我安慰的效果太差劲了。

江波涛开着灯坐在床上冥想了十分钟后,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

于是他决定起床洗把脸就坚定地熄灯睡觉。

现在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江波涛这样安慰自己,所以就算洗脸的时候没抬头看镜子,出卫生间的时候没回头关门,哪怕一把拿被子捂住头都没人看见。

不……这个动作还是太丢脸了。江波涛有些痛苦地想。

他慢吞吞地窝进被子里,将脖子周围的被褥塞好,伸出一只手按掉灯,并且及时地抽回手闭上眼。

好了。江波涛对自己说。

脖子后面吹来一丝丝的凉气。

江波涛摸索着身后去扯松开的被子边缘。

然后他摸到一手毛绒绒的触感。

江波涛险些从床上翻下去。


“!!!小周!?”啪地打开灯,江波涛费了好大劲才克制住自己没在一惊之下把床上多出来的那个人扔下床去。

“……”周泽楷撑着上身爬起来,头发睡得乱七八糟的,好看的眉头都皱在一起。

“害怕……”他说。

江波涛一时无语。

“呃,这个片子,好像是小周你推荐的吧?”江波涛换了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事实上根本连盘都是周泽楷提供的好吗。

而且你哪里像是害怕的样子啦。自信对周泽楷的各项生活技能点都相当熟悉的江波涛在内心叹了口气,所以说谎的时候好歹装出一点害怕的样子啊?

“嗯……”周泽楷陷入了漫长的思考,又花了半分钟左右来组织语言,“鬼故事,不会讲。”

江波涛愣了一下。

“小周是因为,大家都在讲鬼故事,你虽然不太会讲却又想和大家一起玩,才给大家放的鬼片吗?”他试探着问。

“嗯。”

江波涛真真切切地叹了口气。

众所周知的,轮回队长不善于与人交流,但事实上周泽楷本人确实非常希望能参与到集体中去。

半夜来他的房间,多半还是为了这件事吧?江波涛推测着自家队长的想法,提议道,“其实,小周不会说故事的话,我可以教你啊。”

周泽楷果然眼睛亮了,“鬼故事?”

“鬼故事……”江波涛拖长了声音,“对喔?”

他坐到床边,回想了一下刚刚看的鬼片。

“比如说刚才我们看的电影,那个没有脸的女鬼的故事吧,把它用故事的形式说出来的话……”

“关灯。”周泽楷认真地提醒。

“好吧好吧,关灯。”江波涛无奈地关上灯。

“刚才的那个电影,就像电影有开场一样,”然后他继续回到正题,“故事的开头应该是背景的描述,只是口述的故事,不用很精细,但是要注意气氛……”

刚刚关上灯,江波涛显然一时还没有适应黑暗,眯着眼伸手握住周泽楷的手,他皱了皱眉头,“小周你的手怎么这么冷?而且好湿啊。”

周泽楷的手冰冷冰冷的,皮肤上凝着一层水,丝丝的寒气顺着江波涛和他接触地方往上蔓延。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刚好打在周泽楷的脸上。

找不到五官的脸。



“砰!咚!”江波涛真的从床上翻下去了。

“啪!”床头灯再次被按亮。

周泽楷趴着床沿向下望。这下看清楚了,他手里捏着一个白色的平板面具,刚刚在黑暗中看起来就像是没有脸一样。

“呃……?”周泽楷十分愧疚地看着江波涛,他此时倒已经把面具摘了,满脸尴尬的红晕简直让江波涛无力谴责。

“抱歉……”周泽楷向自己的副队好友兼恋人伸出手。

“不,没事……”江波涛扶着腰站起来。

毫无立场地原谅了刚刚吓了自己一跳的男友,江波涛说着捏了捏对方伸过来的手,注意力转向了另一个方面。

“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

“?”

“…………”

“???”

几个回合的无声拉锯战,周泽楷默默地移开一个身位,露出后面被他藏起来的冰桶。

“刚刚你就把手放在里面?”江波涛惊讶地看着他。冰桶里放着半桶立方形冰块,平时摆在冰箱里供队员取用。

周泽楷点点头。

被握着的手指尖被冻得发红,湿漉漉的手心在冷过之后反而烫手起来。江波涛不说话了。

他将周泽楷从床上扯起来,拉着他走进浴室,然后拧开水龙头放一盆子热水,拧了条毛巾裹住对方的手。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江波涛将自己的手捂暖,倒上按摩油,修长好看的十指贴着自己的手顺着穴位一点一点揉按。

“生气?”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是啊,”江波涛抬头瞟了他一眼,“现在超级生气的哦?”

怎么办呢?

对哦,怎么办才好呢?江波涛挑了挑眉毛。

周泽楷想了想,靠过去亲了他的眉心。


柔软而温暖的……


“这样也没用的啊!”轮回的副队长本着对战队负责任的态度严肃地批评他,“要好好反省知道吗小周?”

然后他们回到卧室,不幸地发现刚才一不小心带翻了冰桶,现在流了一床的水。

“这都没法睡人了啊。”江波涛拎起了湿透的床单的一角。

周泽楷眨眨眼。

“怎么办啊小周?”江波涛随口问他。

“一起睡?”周泽楷认真地提议道,“我那里?”


轮回的枪王,对他的副队长来说也总是无解。

怎么办才好呢?


~ End ~


*说到做到写完叶方就回来填江周(ry

*皮皮哥你为何如此不争气

*不,写这篇文的时候我并没有存心报复的意思


评论(9)
热度(152)

© 凉拌西芹 | Powered by LOFTER